山西吕梁官员为旅游代言 邀四海游客感受清凉之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国内 > 正文
2019-02-23 14:46:40  多彩生活网
山西吕梁官员为旅游代言 邀四海游客感受清凉之夏 草原特色民宿让马冬梅告别穷日子 娱乐圈“尬吹”蔚然成风 但一片树叶不能独自变黄

众人寂静无声!紧接着就是人群发出惊呼之声,杨立赶紧收敛身心,再次将注意力投向空中。在虚空当中,那柄看似大有来头的伞状法宝,已被雷电的压力贯穿,在空中哀鸣一声过后,便支离破碎洋洋洒洒地飘向四周。“天才,嘿嘿,我一元宗中天才还少么?哪一届没有天才坐镇,不过能成长起来,不夭折的才多少!”那个黑袍青年摇着头笑道。

“交出金缕袈裟,不然休要离开此地半步!?”叶若邦一脸坏意。至于为何会在天劫之前遭难,他不得其解,看姜遇一脸淡然的模样也不像是被人所追杀。

  草原特色民宿让马冬梅告别穷日子

  新华社兰州2月22日电(记者成欣、屠国玺)元宵节刚过,甘南草原一片银装素裹。临近晚饭时间,室外温度接近零下10摄氏度,马冬梅200多平方米的民宿里却热气腾腾。她边摆放着盘子边盘算着过完年之后的收入。“今年又是开门红。”她说。

  在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洮河流域大峡谷起伏的山影中,几座建在木耳镇博峪村的土黄色、藏红色和缃色为主的苫子房格外引人注目。马冬梅家的民宿就是其中之一。

  走进家中,炉子上正煮着一锅牛肉粥,旁边放着一壶刚烧开的牛奶。一旁的储物柜上,放着酥油、牦牛肉和干果。这些都是她新年开张后招待客人的食材。“每天能接待七八桌客人,很多都是回头客。”

  自2017年10月营业以来,马冬梅的民宿经常“供不应求”,2018年一年营业额超过50万元。“旺季的时候游客吃饭都要排队。”于是,她请同乡的两个贫困户来家里长期帮忙,不论旺季或淡季,工资都如数发放。

  “这放在以前想都不敢想。”马冬梅所在的博峪村是一个半农半牧的乡村。几年前,让这里远近闻名的是贫穷。博峪村景色虽美,地理位置却相对封闭、交通不便,出产的牛羊肉品质优良,但销售渠道不广,群众收入增长缓慢。

  很长时间里,马冬梅一家挤在一间盖了40多年的小木屋里。为了生活,夫妻俩不得不去内蒙古打工,在一个建筑工地起早贪黑干活。“两个人辛苦一年只有2万元的收入。这些年自己遭受的辛酸和挫折数不清。”

  博峪村的大转机出现在2016年。

  博峪村风光秀丽,民风淳朴,民俗风情浓厚。前些年,不时有旅友前来探访。

  2016年,当地政府因地制宜发展旅游业,建设生态文明小康村,对全村136户民房进行了风貌改造。听到这个消息,马冬梅心里寻思,自己有做饭的手艺,何不回家乡开个民宿。

  得益于当地政府的支持,马冬梅家里的木房得以翻新,建成了具有特色风情的苫子房,成为村里旅游发展的排头兵。博峪村的旅游虽尚在起步阶段,但民宿还是给马冬梅的生活带来改观,“开饭店把我两个孩子的生活费赚出来了。”

  目前,博峪村已有18户办起了特色民宿,年均收入9万元。以特色民宿为主的乡村旅游服务业已成为该村的主导产业。木耳镇副镇长宁琪介绍,村里还将依托附近的大峪沟4A级景区等资源优势,新建苫子房,进一步发展旅游。更多人将会和马冬梅一样快速告别穷日子。

最惊讶的莫过于姜遇了,一株大药藏匿于茂密的杂草中,无数岁月过去了,看上去都快要和杂草一样,初看上去并无异样,如果不是随眼奇异,他几乎要错过了。靠的更近后,姜遇惊讶地发现帝陵之顶的黄金巨龙已经消失了,而那道光幕也早已不见,也许在他离开后的不久有大人物来过此地,取走了帝陵的宝物。

  周末侃

  一片树叶不能独自变黄

  张静雯

  观察演艺圈数年之后,我对该行业的“尬吹”风气有了一定的免疫力,但也难免不时被闪一下。比如有一次,读到一篇宣传某花瓶女演员的文章,说“演技巅峰永远是下一部戏”,立马就惊了:小姐姐,咱怎么也得先拥有演技,再考虑巅峰的事儿吧?

  不过,你可别小看这些徒有流量的明星,他们谁还没个“国际奖项”傍身呢?只不过,单是“伦敦华语电影节”“意大利中国电影节”这样的名称,就能让人嗅出猫腻。

  自娱自乐的把戏,大可一笑而过,认真你就输了。可当正经八百的博士学位也被拿来点亮明星光环,事情就起了变化。

  演员博士翟天临日前出来道歉了。作为演艺圈为数不多的博士,翟天临前脚刚喜提北大光华学院管理学博士后录用通知,后脚就喜提一连串质疑学术造假的热搜,最后只好低头示弱,申请退出博士后工作。

  老实说,最初了解到事情的原委之后,最困惑我的问题是:现在的演员怎么也这么执拗于学历了?本专业的博士念完还不够,非要再跨界做个博士后,他们的行业,好像不考核这项KPI吧?

  说来也不奇怪,演艺界似乎有这么个“门派”,酷爱扮演“文化人”,主要表现包括把微博字体改成繁体字、抄录伪名人名言等等。不愿意舍弃密集的工作、潜下心读书学习,又有“两开花”的精神追求,想来想去,只有这种捷径可走。

  翟天临那点儿事儿,是大家吃到快反胃的开年大瓜,前情提要就不用说得太细了。

  起初,一个粉丝出于单纯的膜拜,问翟天临的博士论文能不能在知网上搜到。没想到,翟博士下意识的一句“知网是什么东西”,牵扯出背后的草蛇灰线:翟天临没达到博士毕业的硬指标,即在C刊发表论文,但却顺当毕业了;唯一可查的已发表论文,区区三千字,至少40%都是抄的;再往前追溯,翟天临的硕士论文查重结果也不容乐观。

  在“博士的诞生”这档“节目”里,翟天临简直开挂,冲破重重硬伤,一路“带病通关”。

  很多人借翟天临一事反思学术评价体系,反思唯论文的考核标准。这些都很正确,但总觉得有些怪怪的。抄袭不可恕,和考核标准无关。再说,在翟天临的处境里,层层考核几乎悉数失守,不管规则长啥样,他应该都能轻松绕过。

  可翟天临还是让我不自觉地想起南京大学前博导梁莹。梁莹是典型的唯论文评价体系下开出的奇葩,靠着炮制大量论文,她高效晋级,迅速斩获包括青年长江学者在内的头衔。尽管在学生间恶评不断,但要不是去年被媒体发现心虚撤掉大量已发表论文,她还安稳地做着教授,享受光环加持。

  “翟博士的诞生”和“梁博导的诞生”,走的是全然不同的路径,但却都显示出了赢者通吃的特征。梁莹“赢”在炮制论文的过人“天赋”上,步步为营,说白了靠的都是这项单一技能,然而这谈不上真才实学。至于翟天临,他的技能条本和学术无关,却仅仅凭着那点明星效应一路绿灯。

  你说和他们相关的学校、机构,当真对他们的真实水平一无所知么?对那些东抄西凑的炮制伎俩,当真蒙在鼓里?各怀心事,各取所需,大家都开心,何必要戳穿。

  “一片树叶,除非得到全树的默许,不能独自变黄。”用教育部的回应解释纪伯伦的这句诗,就是“不能只查翟天临”。

  从吃瓜群众的角度看,翟天临的这场“大戏”里,最惹眼的并不是翟天临,而是他无意中“引爆”的那些事。

  如果只说一句“贵圈真乱”,就消解了严肃的本质。哪个圈子都不是独立而封闭的,蝇营狗苟诞生,整个社会范围内的公平都会被蚕食。

  对了,你可能注意到了,前文提及翟天临的道歉声明,我用的词是“示弱”,因为字里行间读不出多少道歉的意思来。绕来绕去,就是不坦白承认学术不端,连他抄袭的对象,也被暧昧地模糊成了“被我影响的相关论文作者”,可以说很油腻、很“社会”了。

  很多时候,“油腻”与“社会”,恰是很多人混得风生水起的通行证。愿这张通行证早日作废。

神龙摆尾!石暴眼看形势略显紧张,随即不再说话,而是倏然双手握刀化为利箭,踏石提纵,以天为弓,以地为弦,弹射而出,一气呵成,于电光石火之间,直刺一条正大张着血口向着阿诚咬来的黑鸡冠蛇。沙尘弥漫之空,清风剑气纵气乘风,焉能阻碍。

本文链接:http://avasay.com/2019-01-11/70933.html
编辑:刘义度
科技
娱乐
家具
网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