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讲座、卖保健品…这些所谓的“专家”专骗老年人!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正文
2019-01-24 08:09:45  多彩生活网
办讲座、卖保健品…这些所谓的“专家”专骗老年人! 对中国首例“农民告县长”案的代理与思考 综艺舞美设计趋同 竞演类节目舞台背后的“三角关系”

引起无数听众的惊诧,比起之前听帝辰的事情的时候更加的惊诧,因为在百晓生的情报之中,差不多十年前,无名还仅仅只是一个后天三重境界的武者,这让他们顿时有种跌破眼镜的感觉。在当时的虚空之境之中,都是最为顶尖的几个高手之一,逼得虚空学府都要动用流传了很多年的后手的时候,却突然消失了,当时,整个虚空之界都震动了,也第一次让蛮神真身这个体质成为人尽皆知的强悍体质之一。无名目光望向帝辰,帝辰脸上挂着冷酷的笑容,只是淡淡的看着秦王将上千玄甲卫放了出来也不曾阻止。

不可能啊,来之前他们都打听过了,一元宗之中的圣境高手就就是那个老掌门,但是那个老掌门早已经坐化了,而且是在很多人的见证之下,当时这个事情非但在大越国,就算是在东南域十国也是闹的沸沸扬扬,毕竟是一个圣境高手坐化了,在这个圣境高手能够横行一方称王做祖的地方之中,一个圣境高手的坐化,他们是绝对不会搞错的。这些东西个人散修根本不可能去搜集,唯有一个庞大的势力的宝库才有可能弄的到。

  对中国首例“农民告县长”案的代理与思考
  DD写在中国行政诉讼制度建立30年之际

  编者按:

  法治政府的核心内涵是依法行政,行政诉讼是确保依法行政的重要制度设计。我国行政诉讼法自实施以来,对于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推进依法行政发挥了重要的积极作用。本期“声音”版编发胡建淼教授的一篇文章,从首例“民告官”案参与者的角度,与读者分享我国行政法治不断完善和发展的历程,敬请读者关注。

  □ 胡建淼

  1989年4月4日,第七届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第二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该法于1990年10月1日起施行。行政诉讼法的制定和施行,标志着“民告官”的诉讼制度在中国变成一项普遍性的公民权利救济制度。当我们回顾中国行政诉讼制度建立与发展历史时,人们无不提及被称为中国首例“农民告县长”案,即农民包郑照一家状告苍南县政府一案。我作为该案包郑照一家二审的诉讼代理人之一,特撰此文,以示庆贺中国行政诉讼制度建立30周年,同时也对已经去世的包郑照老人表示敬意。

  接受农民委托

  记得1988年的10月,我的好朋友,浙江的楼献律师来北京找我。他告诉我,浙江温州发生了一起农民状告县政府强制拆除房屋的案件。此案作为中国首例“民告官”案受到了全国几百家媒体的关注。由于该案原告是农民,被告县政府的法定代表人县长又亲自出庭,所以该案又被媒体报道为中国首例“农民告县长”案。该案的一审结果,法院判决农民方败诉,而他们觉得原告农民是有道理的,所以希望我能作为农民方的诉讼代理人参加二审诉讼活动。

  记得从接受委托到出庭参加诉讼时间很短,不到一个月时间。我匆匆忙忙赶到浙江,到法院阅卷,到现场看被强拆(爆破)后所残留的半壁房屋,还和包郑照一家面谈……好在楼献律师原本就是本案第一审的诉讼代理人,对案情非常了解,有助于我马上进入角色。在我讲述第二审诉讼过程之前,必须回顾一下本案的起因和第一审诉讼过程。

  案件的起因

  1987年7月,苍南县政府为落实当时水电部《水利水电工程管理条例》和国务院《关于清除行洪蓄洪障碍,保障防洪安全的紧急通知》的指示精神,对坝上部分“影响”到大坝防洪的违章建筑进行清除。当动员到包家拆房时,发生了争执。包家认为在坝上建房非他一家,而且他建房是经过政府审批的。但县政府认为包家房子是违章建筑。不久,县领导带着300多人对包家房子进行强制性爆破拆除。爆破的方法,是从房子的一面,从一屋到三层炸除五分之一,从而使整座房子全面漏风,无法居住……

  包郑照一家自然接受不了,明明是政府部门批准我建的房,而且又取得了政府颁发的房屋所有权证,怎么又成了违章建筑呢?他一家,最终走上了曲折但在中国民主与法治史上意义深远的诉讼之路。

  第一审程序与判决

  包郑照不服县政府的强拆行为,从1987年7月开始,多次向县人民法院、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状告县政府违法拆房,均未能如愿。直到1988年3月,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下文过问此事,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才受理了此案。

  1988年8月25日,包郑照一家诉苍南县人民政府强制拆除房屋案正式在苍南县开庭。由于要求旁听庭审的人数众多,庭审地点不得不从原定450个座位的苍南县法院移到了有1000多个座位的苍南县电影院。在苍南县电影院,本来是电影银幕的地方挂起了巨大的国徽。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此开庭审理包郑照一家诉苍南县人民政府强制拆除房屋案。时年61岁,灰白头发、紫酱脸色、不懂普通话的包郑照,带着儿女、妻子等8人坐在法庭的一侧;苍南县县长黄德余坐在法庭的另一侧。1000余名群众及26家新闻单位的近50名记者齐聚在当时充当临时审判庭的苍南电影院内旁听。法院印发了1000张旁听证,但依然一证难求,精明的温州人甚至做起了生意,当时一张旁听证炒到了100元。

  庭审从上午9时开始一直延续到晚上10时20分,长达12个小时。1988年8月29日,一审法院即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了一审判决。判决认定包郑照等所建房屋违反当时国务院水利电力部、浙江省人民政府关于保护水利设施、严禁毁堤建房的有关规定,是违章建筑。苍南县人民政府强行拆除其违章建造的部分房屋是合法的。依照当时水利电力部《水利水电工程管理条例》和国务院《关于清除行洪蓄洪障碍保障防洪安全的紧急通知》等行政法规,驳回原告包郑照等人的诉讼请求。

  第二审程序与判决

  包郑照一家,当然对第一审法院判决不服,依法提起了上诉。由于第一审由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第二审当然就由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

  浙江高院组成精干力量,于1988年11月18日在温州市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根据第一审的经验,第二审一开始就放在温州市的一个大礼堂,可容纳千余人。

  我和楼献律师作为上诉人的代理人出庭参加诉讼。上诉人包郑照一家依然出庭,其中包郑照格外受人关注,常常被媒体追逐。被上诉人方同样有两位律师出庭代理,我们彼此非常熟悉。苍南县县长黄德余依然出庭,但在整个二审庭审中,他没有发言。

  在庭审中,双方律师进行了三轮辩论。辩论焦点与一审相同,主要围绕包郑照一家的建房是否合法,以及苍南县政府对该房的拆除是否合法。

  该案没有当庭宣判。1988年12月26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判委员会讨论后,作出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宣判了包郑照等人败诉。判决认定事实和理由与一审雷同。

  事隔几年后,政府又允许包郑照将被炸了五分之一的房子修复回去,他一家居住在那。2002年10月15日,包郑照老人因病去世。临终前,他把众多儿孙叫到床前嘱咐说:“我因当年一件小事(指民告官)而受到世人的关注和厚爱,我无憾今生,今后你们一定要学法、懂法、守法。”

  案件的意义

  从司法程序上说,该案到1988年12月26日已尘埃落定,以包郑照一家败诉为终结,当事人事后的申诉也未被允许。但是,该案的影响力远未到此打住。我认为,该案发生的意义已远远超出诉讼结果的意义,它已成为新中国“民告官”(行政诉讼)制度史上,同样也是新中国民主与法治史上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此案(1988年)发生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制定颁布的前一年,是人民法院用民事诉讼程序审理行政案件的一个特别司法事例。当时,治安行政诉讼和部分经济行政诉讼已开始确立,但是以“民告官”为特征的行政诉讼尚未被确立为一项普遍的、与民事诉讼并行的程序制度。1982年颁布的《民事诉讼法(试行)》第3条第2款规定:“法律规定由人民法院审理的行政案件,适用本法规定”。所以,当时只能以民事诉讼程序审理行政案件。普遍确立“民告官”制度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正在制定过程中,并且充满着争议。

  包郑照状告县政府案件二审判决后三个月零八天,《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于1989年4月4日由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通过公布,自1990年10月1日起施行。从此,“民告官”的行政诉讼制度正式成为我国的普遍诉讼制度。这一制度,对于保护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监督行政机关依法行使职权,推进法治政府建设,起到了不可低估和不可替代的积极作用。

  可以说,包郑照状告县政府案件,反映了中国公民对行政诉讼制度的普遍呼唤,催生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及时出台和行政诉讼制度的普遍建立。

  为了纪念这一诉讼,包郑照的一位孙子(包松村的儿子)1990年出生时被取名为“包诉讼”。

  如果案件发生在今天

  此案在“民告官”行政诉讼制度正在建立而尚未普遍建立的1988年。当时的法院敢于受理此案并两次(第一审和第二审)公开开庭审理,让人钦佩。时任苍南县政府的县长黄德余一、二审开庭都能出庭,实属难得和可贵。2014年我国行政诉讼法的修改,才将“被诉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确立为行政诉讼的一项基本原则。法院的判决结果和理由,虽然各有评说,但置于当时的时代背景,亦可理解。

  但是,当我们站在30年后的今天,站在“民告官”行政诉讼制度已普遍建立并且已有效实施了30年后的今天,站在离“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基本建成”目标只有十几年的今天,重新评判这一案件的处理结果,还是存在可鉴之处。

  第二,要坚守“信赖利益保护原则”。本案的另一个情节是,包郑照建房后,还取得了县政府颁发的《房屋所有权证》。当县政府去拆房时,包郑照左手拿着县政府颁发的《房屋所有权证》,右手却拿着“强制拆除通知书”……这是不可理喻的极大的讽刺:一边,政府颁发的《房屋所有权证》,以国家公信力来宣示包郑照房屋的合法性;另一边,一纸通知书又认定包郑照建房违法。如果真是包郑照建房违法,那么就应当先依法撤销《房屋所有权证》,然后才可作后续处理。置政府颁发的《房屋所有权证》不顾,另行作出与《房屋所有权证》相反的决定,这明显违反“信赖利益保护”的法治原则。

  这个案件如果放到“全面依法治国”背景下的今天来审理,人民法院又会作出怎样的判决呢?应当是确认有关政府部门审批行为违法和无效,由政府审批机关赔偿包郑照建房所造成的损失。然后,为包郑照另择地块,重新建房。绝对不能以“政府越权审批无效”为由,认定包郑照建房违法。

这样的资质,如果好好调教,将来成就不可限量。“这是火云崩天手?”旁边有识货的人认了出来,知道这是火云崩天手。

  同类综艺舞美设计趋同,新京报专访业内人士分析成因

  竞演类节目舞台背后的“三角关系”

  “跟风”现象在综艺市场并不少见。如今,内容创作者似乎不再满足于类型同质化,舞美设计也开始“懈怠”。2018年《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的爆红,不仅引发“养成综艺”扎堆,同时选手分班时采用的“三角形”舞台似乎也成为“爆款”的“标识”。声乐演唱节目《声入人心》,演员品训节目《演员的品格》无不都在前期采用了相似的舞美设计。

  新京报专访业内人士,揭秘“三角形”分级舞台为何受到竞演类节目推崇。

  原因

  习惯跟风制作周期紧张

  《偶像练习生》播出时,选手进入演播间选择座位,成为点开率最高的内容之一。三角形的舞台将9人出道位与其他座位分离,通过选座和穿插后台采访,展现了练习生的不同性格,也加强了节目的故事性。《演员的品格》也采用了同样的舞美和模式,节目组事先根据人气已对演员进行排名,他们只需到场对号入座。《声入人心》则几乎复制了《偶练》,由选手自己选座位,经过导师审核后再重新分座。只是把“9人出道”改成“首席”。

  为何“三角形舞台”会被竞演类节目推崇?一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C坦言,舞美设计首先尊重平台的选择,“国内跟风不仅在于模式,即便是舞台,只要是非常成熟且成功的尝试,平台都希望能够更大地应用到其他节目上。比如《演员的品格》从淘汰逻辑上,其实和《偶练》就有相似之处。类似的舞美不仅可以让新节目借着《偶练》的热度最快吸引到粉丝,同时也不用平台在舞美上头脑风暴”。

  此外,节目筹备周期短也是“拷贝”舞美设计的原因之一。对平台和制作方来说,成功的舞台模式即便没有全新的设计感,但至少在仓促制作时不会出错。《演员的品格》导演李文妤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就曾解释其舞美与《偶练》相似的原因。她坦言《演员的品格》一开篇加入与《偶练》相似的舞美和分班制度,更多也是希望大家能尽快接受这档节目。虽然在细节上她已经力争做到不完全类似,但在执行过程中确实出现很多难题,“且制作时间非常仓促,后续我们再想改变就很难了,只能把相似性收缩到最小”。

  弊端

  节目模式类似会产生审美疲劳

  《演员的品格》首期采用《偶练》的舞台模式并按照投票数量入座,曾被观众质疑是否过分看重“人气”;《声入人心》首期让选手自己选择“首席”或“替补”,也让原本高大上的美声节目,多了几分偶像选秀的底蕴。究竟是否所有综艺都适合借鉴“三角形舞台”和分级模式?

  某位综艺评论人表示,“三角形”舞美是《偶练》《创造101》节目区别于其他养成综艺的创新优势所在,同类型养成节目若采用其舞美,确实可以降低创新难度,也为节目带来一些基础粉丝;但同时,也需承担审美疲劳以及和节目匹配的风险,“《偶练》和《创造101》还会推出第二季,不出意外节目还会采用类似的舞美。如果其他综艺依旧效仿,尤其是网综市场大量出现相似模式,就会产生与综艺同质化相同的效果。而且不是所有节目全程都适合这样的舞美,制作方一定要根据自己的赛制、逻辑、环节,调整后续的舞美设计,必须更符合自身节目的气质”。例如《声入人心》在后期进入二重唱、三重唱的合作阶段,且没有相应的淘汰机制后,便舍弃了一开篇的“替补”、“首席”选座机制,让节目成功脱离了刚开始的选秀疑云。

  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赫

更没有想到再见到他的时候,竟然已经修炼到了半圣巅峰,根基之浑厚,更在庞扬波之上,这段时间他到底是有什么奇遇?不过无名身上的绝学已经有不少了,也就只是稍微学了一些,差不多知道一些强项和弱点之后,就停了下来,现在他这么做,就是为了之后和穆胜杰可能爆发的冲突。浑天岛主看了看轩辕殿主,他当然看得出来轩辕殿主到底是打什么主意,是想要双方打一个天崩地裂,天昏地暗,最好是两败俱伤,然后两家结下生死之仇,那样最好。

本文链接:http://avasay.com/2019-01-09/26554.html
编辑:楚穆王
体育
中超
房产
西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