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金融时报》发表系列文章称:特朗普贸易保护主义政策缘木求鱼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2019-02-23 14:45:51  多彩生活网
英国《金融时报》发表系列文章称:特朗普贸易保护主义政策缘木求鱼 草原特色民宿让马冬梅告别穷日子 不以撕裂群体、上热搜为目的综艺太少了

无奈之下,石暴再次穿上了球鱼皮,又将吃剩下的无尾山豚的骨架子扔到了野山狼群之中,这才视狼群为无物,一摇一摆地向外走去。守在门外的婢女,向屋里偷偷瞄了几眼后,见到石暴依然是苦思冥想一动不动的样子,自然也就不敢贸然进屋,而是继续静静地等在了门外。他不得不凝神应付,虽然浮城内严禁修士出手,否则会施加重罚。然而若是一击得手,悄然远遁,那么也没有办法查出是谁动手。

一道黑影从他面前掠过,仿若暗夜幽灵,在地上叼起一具死去没多少年的骨架,很快就消散在他的视野中了。吃喝完毕,将鱼绳收好后,石暴取出了球鱼皮,三下五除二地穿了上去。

  草原特色民宿让马冬梅告别穷日子

  新华社兰州2月22日电(记者成欣、屠国玺)元宵节刚过,甘南草原一片银装素裹。临近晚饭时间,室外温度接近零下10摄氏度,马冬梅200多平方米的民宿里却热气腾腾。她边摆放着盘子边盘算着过完年之后的收入。“今年又是开门红。”她说。

  在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洮河流域大峡谷起伏的山影中,几座建在木耳镇博峪村的土黄色、藏红色和缃色为主的苫子房格外引人注目。马冬梅家的民宿就是其中之一。

  走进家中,炉子上正煮着一锅牛肉粥,旁边放着一壶刚烧开的牛奶。一旁的储物柜上,放着酥油、牦牛肉和干果。这些都是她新年开张后招待客人的食材。“每天能接待七八桌客人,很多都是回头客。”

  自2017年10月营业以来,马冬梅的民宿经常“供不应求”,2018年一年营业额超过50万元。“旺季的时候游客吃饭都要排队。”于是,她请同乡的两个贫困户来家里长期帮忙,不论旺季或淡季,工资都如数发放。

  “这放在以前想都不敢想。”马冬梅所在的博峪村是一个半农半牧的乡村。几年前,让这里远近闻名的是贫穷。博峪村景色虽美,地理位置却相对封闭、交通不便,出产的牛羊肉品质优良,但销售渠道不广,群众收入增长缓慢。

  很长时间里,马冬梅一家挤在一间盖了40多年的小木屋里。为了生活,夫妻俩不得不去内蒙古打工,在一个建筑工地起早贪黑干活。“两个人辛苦一年只有2万元的收入。这些年自己遭受的辛酸和挫折数不清。”

  博峪村的大转机出现在2016年。

  博峪村风光秀丽,民风淳朴,民俗风情浓厚。前些年,不时有旅友前来探访。

  2016年,当地政府因地制宜发展旅游业,建设生态文明小康村,对全村136户民房进行了风貌改造。听到这个消息,马冬梅心里寻思,自己有做饭的手艺,何不回家乡开个民宿。

  得益于当地政府的支持,马冬梅家里的木房得以翻新,建成了具有特色风情的苫子房,成为村里旅游发展的排头兵。博峪村的旅游虽尚在起步阶段,但民宿还是给马冬梅的生活带来改观,“开饭店把我两个孩子的生活费赚出来了。”

  目前,博峪村已有18户办起了特色民宿,年均收入9万元。以特色民宿为主的乡村旅游服务业已成为该村的主导产业。木耳镇副镇长宁琪介绍,村里还将依托附近的大峪沟4A级景区等资源优势,新建苫子房,进一步发展旅游。更多人将会和马冬梅一样快速告别穷日子。

再加上血祭之地灵气浓郁,千百年来难免也会孕育出一些天灵地宝,这也说不准的。只要是有寻宝秘法,那法宝在杨立眼前就走不掉啦!黄唇鱼的鱼鳔所制的鱼鳔粉虽然主要功能是凝血、止血,但其实倒也能起到极好的解毒止热的功效。

  不以撕裂群体、上热搜为目的综艺太少了

新京报漫画/赵斌

  【一家之言】

  很多年轻朋友可能会发现,春节回家父母们都在看《中国诗词大会》,而提起其他年轻人里热门的综艺,父母们往往一无所知。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了解一档综艺的方式越来越多地是某些耸人听闻的新闻,吵得不可开交的争议,还有随处可见的热搜关键词。那些年让全家人聚在一起的合家欢节目越来越少,垂直、细分口号之下,为什么好看的节目越来越少?

  似乎很难想象,温文尔雅的《中国诗词大会》第四季总决赛收视数据仅次于《新闻联播》和天气预报,选手陈更和孙晓婧最后的“飞花令”决战更是被观众戏称为“神仙打架”。在今天的电视综艺市场中,像诗词大会这样没有流量明星、没有惊人言论、没有“戏剧冲突”的节目,只依靠节目本身质量博得观众实属罕见了。

  仔细想想春节期间,能够让一家老小都坐下看的综艺,除了《中国诗词大会》也无太多选择。否则,真的有勇士愿意一边看《我家那闺女》,一边同家人激辩当代女性婚恋观,或者跟着Papi酱排一排父母和伴侣谁应该更靠前?再不然,打开视频网站,和父母一起看看偶像选拔综艺,切磋一下当代青年审美或者听嘉宾感叹市场浮躁?想想都有些哭笑不得。

  并不否认,《我家那闺女》这样主动触碰代际冲突的节目有其存在的价值和意义,但是纵观今天的综艺节目市场,我们或者买或者改编,并不缺世界上任何国家最先进的节目形态,日韩欧美、明星素人,统统配齐,但不知为什么,我们打开电视的时候,竟然还是会十分想念《正大综艺》《曲苑杂坛》《开心辞典》《幸运52》这些节目还在播的日子。

  在今天这个讲究把领域垂直做到极致的年代里,细分市场,重点把握消费能力最强的年轻人和女性成为了主要目标。在这样的主导思想下,节目制作方很少还会考虑一档综艺是否能够适合全家一起收看。诚然,在当下这样的传播格局内,电视节目的制作本身确实面临很大的困境。年轻人似乎不再会坐在电视机前看节目了。为了留住年轻观众,综艺节目制作方也可谓费尽心思,想着法儿用“年轻人的方式”来花式做节目。

  然而,本质上这是一个循环式问题。看电视的年轻人少了,为了争取市场的节目只能采取细分小众策略,固定吸引部分年轻观众,导致综艺节目大规模转战网络平台,年轻人就更难回到电视机前,如此循环往复。事到如今,我们很难再和爸妈坐在一起看电视了。

  而即便是只做给年轻人看的节目,也愈发充满套路,不再能靠“新鲜劲儿”留住观众。毫不夸张地说,似乎今天的综艺节目,没上几次热搜都不能算好节目。而为了上热搜,节目制作就必须想方设法制造话题“无事生非”。具体套路大家也都非常熟悉了,不妨给大家总结一下。首先是邀请自带话题的明星参加节目,这样明星自身的话题性和热度可以带着节目上一波热搜,这一操作主要是看人,只要是当下大火的流量明星,他/她的一颦一笑都能上热搜。其次,节目开播后,通过明星的表现和言论的断章取义来制造一波热度。这一操作是几乎所有综艺都普遍存在的制作热度的方式,典型的案例有之前的《花儿与少年》里几位姐姐令人难忘的表现,以及最近几个综艺的恶魔剪辑。再次,稍显高级一些的是,通过节目制造话题引发对立舆论从而形成热度,这种在《奇葩说》这样的语言辩论类节目里最为常见。

  综艺节目无论多么酷炫,围绕的主题依然是真实社会的折射与再呈现。好的节目,总是以自己的方式再现当下、讨论当下或者诠释当下。但无一例外,真实感是前提。然而,无一例外的是,当下忙着上热搜的综艺节目通过镜头剪辑、嘉宾的出位言论、剧本的设计冲突所体现的热度,总是充满了“人造”的质感。它们似乎也在触碰现实,却总是无法触及本质。

  刻意营造的热度甚至带来许多撕裂舆论的效果,这也正是今天我们很难再轻松找到一档可以舒舒服服和家人一起看的综艺节目的原因了,我们失去了那个客厅里“合家欢”的电视场景。

  大众传播承担着弥合社会的职责,就像我们始终需要春晚,无论如何,它给我们提供了全球华人“天涯共此时”的欢庆仪式。日常生活里,也同样需要内容优秀的综艺节目,能够让一家人共度愉快的闲暇时光。这样的节目,或许并不能迅速攀登热搜榜,但他们细水长流的陪伴本身就是最大的热度。

  □纪如泽(娱评人)

当其随手掏出了球鱼皮时,巨大生物登即发出了一道怪异之极的叫声。“嗯,那我们走吧!”沈月柔听此,当即回应道“独远,穿山前辈说得不错,你不如完成这位前辈的遗愿,剑佩其人,也应该是那位前辈最大的意愿了!”

本文链接:http://avasay.com/2019-01-05/58377.html
编辑:明武宗
体育
教育
国足
电视